这么些共和党人能阻挡贸易战吗,美利坚合众国民代表大会佬砸巨额资金抵制Trump加征关税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5日

摘要:
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川普的贸易战越打越大,即便是多年来的盟友也未能幸免,搞得连美国国内的大佬都看不下去了。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川普的贸易战越打越大,即便是多年来的盟友也未能幸免,搞得连美国国内的大佬都看不下去了。据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5日报道,美国商界巨头、共和党大金主、世界最大私企老板、全球第八大富豪、老牌政治玩家、自由贸易和小政府理念的支持者、科氏工业集团掌门人科赫兄弟出资数百万美元抵制美国总统川普加征的关税,包括那些针对中国的关税。6日,欧盟也终于在加拿大和墨西哥之后出手,宣布7月起对美国出口的33亿美元产品征收额外关税。大卫·科赫(右)和查尔斯·科赫
资料图科赫组织建议:取消加征的关税
重回TPP报道称,科赫兄弟资助的团体包括“繁荣美国”(Americans for
Prosperity)、“自由伙伴商会”(Freedom Partners Chamber of
Commerce)、“自由行动”(LIBRE
Initiative)。这三个组织表示,他们将用数年时间,通过打广告、媒体、培训活动人士、游说、基层动员等方式宣传自由贸易的优势,抵制川普近期对钢铝产品、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以及中国的出口商品加征的关税。“繁荣美国”成员在活动中
图片来源:繁荣美国他们还公布了一份贸易建议清单,建议的重点就是鼓励市场竞争和取消关税,甚至包括重回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其实早在今年3月,查尔斯·科赫就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署名文章称,他们拒绝这种能够给科氏工业马上带来财务好处的政策,因为这是短视的,长期而言是不利于美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他还呼吁所有企业界领袖一起站出来予以抵制。BBC认为,这体现出美国商业团体已经对川普的关税政策感到不安,而他们通常在政治上是共和党的盟友。《华盛顿邮报》则指出,虽然川普加征关税招致了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但在保守派中,没有哪方能像科赫兄弟的组织那样可以改变共和党政治格局。选举临近大金主却变脸,共和党面临难题科赫兄弟的影响力从何而来?据《福布斯》杂志2017年的全球富豪榜,兄弟二人各自手上480多亿美元的资产在榜单中并列第八,其执掌的科氏工业集团作为全球最大私企,经营范围大到石油小到纸巾无所不包。兄弟二人不但不差钱,还是共和党的大金主,2016年总统选举中,科赫兄弟投入近2.5亿美元。“今日美国”网站称,科赫兄弟的组织网络当年为了让川普政府的减税法案通过砸下了2000万美元,如今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他们又准备了4亿美元的政治资金。科氏工业大楼其实,兄弟俩一开始也没打算跟川普唱反调。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虽然他们此前明确表示不看好川普,但在川普最终获胜后,两人一直在努力跟川普达成共识。实际上,在减税、放松管制和新的大法官任命方面,科赫兄弟还是川普的受益者。但是,川普近期的一系列“民粹主义”政策让共和党这个一直是自由贸易者主导的地盘开始变色,科赫兄弟也开始质疑他。CNBC网站指出,科赫兄弟的资金和行动对共和党而言无疑是一大难题,因为他们眼下正试图通过宣传川普的政策以在中期选举中击败民主党。可是像“自由伙伴商会”这样的科赫组织已经在部分活动中开始为一些赞同科赫政治理念(比如撤销监管)的民主党人唱赞歌。BBC则认为,自由主义亿万富翁和民粹主义总统之间的关系正变得日益紧张,川普正跟一帮财力雄厚的对手展开较量。但报道同时指出,目前相关活动只是对总统的“友好建议”,而非全面的政治冲突。不过如果一旦和国会配合,引发风险的可能性也会增加。不过,这帮对手中的一位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BBC报道称,82岁的查尔斯科赫在6月5日宣布,他78岁的弟弟大卫·科赫因健康状况恶化已经从家族集团退休。实际上自去年夏天起,他就已经在住院了。继加、墨之后欧盟也出手:7月起对美国征收报复性关税另一方面,来自外部的麻烦也没变少。华尔街见闻6月6日援引彭博社的报道称,欧盟表示,作为对美国钢铝关税反击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批准对美国出口的33亿美元产品征收额外关税。产品名单上包括:橙汁、威士忌酒、牛仔裤、摩托车和各种钢铁产品。此外,该计划还包括在2021年3月进一步增加对36亿欧元的美国进口货物征收10%到50%的关税,如果世界贸易组织已经裁定美国的钢铝关税是非法的,那么这个计划可能会更早。欧盟在声明中表示,欧盟委员会希望在6月底前与各个欧盟成员国协调完成相关程序,以便于7月份开始实施新的关税。路透社称,欧盟委员会这一计划,得到欧盟成员国的广泛支持。

xpj网站,摘要:
自川普政府挑起贸易战以来,其政策在国内不乏反对声,而在美国政商界都有着重要影响力的科赫家族的反对,则是投下最新一颗震撼弹,并引来川普接连发文抨击。查尔斯·科赫
资料图“农民要的是贸易,而不是补贴。告诉川普政府和国会,支持美国贸易,结束关税!”近日,一则谴责川普政府打贸易战损害农民利益的广告,在主流媒体上播放。这则32秒广告片的资助者不是别人,正是共和党的长期“大金主”科赫兄弟。自川普政府挑起贸易战以来,其政策在国内不乏反对声,而在美国政商界都有着重要影响力的科赫家族的反对,则是投下最新一颗震撼弹,并引来川普接连发文抨击。有人说,这让川普面临危机,执政的共和党也许会有一场路线之争;也有人认为,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此前站出来反对的重量级人物也不少,但都没有产生作用。富豪兄弟“倒戈”,后果很严重“科赫兄弟中的查尔斯·科赫声称,他正捐款数百万美元给政治人物,但我不知道有谁看到了。现在,他又发表可笑的声明,称川普总统的做法对‘外国劳工’不公平。他是对的,美国优先!”美国时间2日一大早,川普发表了上述推文。就在两天前,同样是“科赫兄弟”,成为川普推特炮轰的对象:“全球主义者科赫兄弟,在真正的共和党圈子中已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两个好人,但有的是烂主意。”川普口中的“科赫兄弟”是查尔斯·科赫和大卫·科赫,美国有名的实业家,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并列第八位。这对兄弟打造的科氏工业集团是美国第二大非上市公司。兄弟俩一直是美国政界重要的资金力量,他们不但成立“繁荣美国”等政治组织,也联系众多捐款人支持共和党和保守派政客,堪称共和党最大金主之一。科赫兄弟对川普一些新政的不满由来已久,特别是贸易和移民政策。上周末,在出席旗下“科氏网络”的会议(500多名政治捐款人参加)时,查尔斯·科赫公开称,当局的贸易政策最终将会被证明是一场“灾难”,他还表示可以与民主党合作。本周一,“繁荣美国”表示,在北达科他州的联邦众议院议席选举中,不会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克拉默。由于中期选举临近,这场骂战令共和党内部不安且尴尬。据美媒披露,周一,共和党参议员柯宁与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及其他参议员进行了一场秘密会议。柯宁参加了“科氏网络”会议,他描述自己的经历,说会上大家对川普的贸易政策和行为感到失望。麦康奈尔听后说:“这些人想改变美国的前进方向,他们不知道这有多难。”不少分析认为,科赫兄弟多年来出资数亿美元,支持共和党人的政治宣传活动,这次公开反对川普贸易政策,意味着党内的反对声音不容忽视。《华盛顿邮报》称,过去几十年,“科氏网络”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保守草根阶层的组织和宣传机构,其重要性与共和党选举委员会相当。川普与科赫兄弟的争论暴露了民粹主义力量与共和党保守派的隔阂,而共和党建制派支持长久以来奉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华尔街日报》则评论称,共和党需要来一场大辩论,为他们的立场及路线重新定位。而眼下,不管川普如何不满,科赫兄弟已在着手行动。除要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投入4亿美元外,“科氏网络”计划发起一场自由贸易运动,直接反击川普政府对中国、加拿大、墨西哥和欧洲国家的广泛加税举动。此外,据《华盛顿邮报》1日报道,针对美国校园内一些支持川普的民粹组织活动,“科氏网络”将捐助高校,让学生们学习研究卡尔·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读托克维尔、亚当·斯密、哈耶克等人的著作。长期盟友、资深议员、州长、市长……“在美国贸易政策问题上,国务卿蓬佩奥遭到共和党一名坚定盟友的猛烈攻击。”这是美国《纽约时报》7月30日一篇报道中的描述,这里的“盟友”不是指科赫兄弟,而是另有其人——美国商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多诺霍。7月30日,当美国务卿蓬佩奥出席美国商会主办的论坛时,多诺霍对当局的贸易政策进行了猛烈抨击。他提醒说,贸易保护曾导致经济大萧条与二战;如果美国公司无法进入外国市场,将不能在全球经济中保持竞争力。多诺霍是共和党的一名坚定盟友,自1974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商会主席。商会是美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贸易协会,每年花费的钱比任何其他游说组织都多,多诺霍被认为“比任何人都谙熟华盛顿游说规则”,“最善于影响政府决策和国会议员态度”。川普的贸易政策,尤其是关税举措,在美国精英阶层中并不受欢迎。最早站出来表达反对意见的共和党高层之一是众议院议长瑞恩,他从5月底开始,在多个场合说到自己的不同意见,最著名的一次是在哈雷摩托宣布在海外生产时。麦康奈尔也曾明确反对川普的关税做法。但两人的表态相对温和。据美国《野兽日报》7月24日报道,在川普宣布为美国农民提供120亿美元补助后,众多共和党议员被激怒了。报道至少提及7名反对川普的共和党人,包括代表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杰夫·弗雷克、代表田纳西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等。报道未提及一直抨击川普的参议员本·赛斯和帕特·图米,后者称川普无异于“在自我造成的伤口上贴上一张创可贴”。这些人中,弗雷克计划在今年退休,他经常毫不客气地怒批川普。鲍勃·科克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他称,“政府为农民制造了问题……很难相信现在国会内没有爆发起义”。本·赛斯将自己定位为一位强烈的“反川普人物”。就连患病的共和党大佬麦凯恩也在6月10日发推称:“致我们的盟友:大多数美国人仍然支持自由贸易、全球化和基于70年共同价值观的同盟。美国人与你们站在一起,即便我们的总统并没有这么做。”在商界,自然一直不乏反对声。比如美国全国零售业联合会(NRF)首席执行官马修·谢伊称,“这些惩罚性关税必然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并令近几个月经济所取得的所有积极成果前功尽弃”。美国化工委员会主席杜利认为,25%关税必然导致中方反击,对美国化学品制造商而言将是毁灭性的。英国《金融时报》说,美国商界迄今只有金属厂商对川普继续狂热支持,因为它们无法在没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市场竞争中获胜除了他们,美国不少州长表达了对川普关税政策的反对态度,例如得州、亚拉巴马州等共和党的“根据地州”州长。7月31日,正在进行“亚洲之行”访问活动的洛杉矶市长贾塞提表示,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战是“愚蠢的”。此外,资深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最近纷纷撰文批评川普的贸易政策。他们何以不强力反对?8月1日,美国国会两党数名参议员联合提出议案,要求改革美国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产品征收关税的决策程序,赋予国防部和国会更大决策权。今年6月,鲍勃·科克等人也曾联合提出一项议案,要求总统获得国会批准后才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7月,参议院通过一项非约束性动议,支持国会在涉及国家安全的关税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类似约束只是形式上的。总的来看,国会共和党人是反对川普的关税政策的,但在川普推动本党走上保护主义之路时,他们没有发出强力反对的声音。用《华盛顿邮报》的话说,“国会的共和党人几乎没有施加任何影响力来阻止川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手法”。按很多分析家的说法,如今的共和党可称作“川普党”,尽管有不满,他们需要川普支持者的选票。有美国学者提到,2016年大选前,很容易找到“永不支持川普”的共和党人,但川普胜选后,这部分人急剧减少。根据政治学家巴特尔斯的研究,无论出于何种意图,共和党内都没有反川普派系。少数人公开批评川普,其实际行为却是支持川普的。例如前面提到的杰夫·弗雷克,从他对川普政策的投票记录看,84.3%选择了“支持”。之所以如此,也因为这些共和党人仍然希望川普的威胁手段能够迫使中国妥协,认为既然欧盟和墨西哥立场有所软化,“或许中国和加拿大也会让步”。《纽约时报》报道认为,即便反对贸易战的商界也相信“中国在使用不公平手段获得竞争优势”,只是认为“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手段不该由美国消费者付出代价”才反对川普的措施。至于科赫兄弟,在大力抨击川普的贸易政策时,查尔斯·科赫也非常小心地没有提川普的名字。CNBC分析称,保守派共和党资助者阵营“既反对川普政策又不得不继续资助川普”的矛盾心态,令科赫等人对川普的批评降低了威力,川普会有恃无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