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提示陪审团裁不树立,涉误杀女医务卫生职员纠纷控罪元素

by admin on 2019年10月29日

图片 1

图片 2

22岁非洲赞比亚籍女子,涉于前年10月将亲生的初生女婴弃置在湾仔一酒店的后巷。女婴翌日被人发现,送院后证实死亡。女子被控一项误杀罪,惟因控方无法证实女婴的死亡时间及原因,女子今被法官裁定毋须答辩,并指示陪审团裁定女子误杀罪不成立。

DR美容误杀案前年审结,被控误杀罪的女医生麦允龄因陪审团未达成裁决须发还重审。麦允龄就控罪元素上诉至终审法院,强调控方必须证明她「主观地」意识到死亡风险才算入罪。终院今颁下判辞,指控方只须证明被告违反了谨慎责任导致死者死亡,而被告行为属「严重疏忽」,便应以误杀罪严惩,驳回麦的上诉,其案件将排期重审。

辩方今向法庭申请女子毋须答辩,暂委法官布思义听毕控辩双方陈辞后,裁定女子毋须答辩。法官其后向陪审团解释,就本案涉及的误杀罪指控,控方必须证明女子因其严重疏忽,而令女婴死亡,惟控方今次无法证实女婴的死亡时间及原因,等同无法证明女子涉严重疏忽的行为,有否导致女婴死亡,遂指示陪审团裁定被告误杀罪不成立。

上诉人麦允龄被控一项误杀罪,控方指称源于她为病人施用血液制品疗程失当,违反了作为注册医生的专业责任,其失职行为属「严重疏忽」。

上诉的争议在于,控方是否必须证明被告犯案时有「主观意识」。上诉方认为,控罪的定义只建基于「客观标准」并不足够,只要在控方成功证明被告主观地意识到死者的死亡风险下,才足以反映被告行为属「严重疏忽」及误杀罪罪成。

然而,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和常任法官李义在判辞中指出,控罪中存在「客观标准」,是务求陪审团以此评估被告行为偏离合理标准的程度。若控方成功证明被告对死者负有谨慎责任,被告违反了该谨慎责任导致死者死亡,加上陪审团评估后,认为被告行为属「严重疏忽」,便应以误杀罪严惩。

故此,终院5名法官一致裁定,控方在审讯过程中毋须确立被告「主观地」意识到死者有死亡风险,强调主观意识只与法律责任有关,但不构成误杀罪「必要元素」,遂驳回上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